深度| 新浪体育 #深度观察

  “真的假的?!这个要看国际新闻!”

  8月13日早晨,当苏炳添看到不同的朋友给他发来的、英国男子4*100米队选手乌贾兴奋剂检测违规消息时,显得有点吃惊。

英国选手乌贾兴奋剂检测违规  

  毕竟这就像百米冲刺,不到撞线的那一刻,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。

  而谢震业则表示要等待“最终的结果”。

  01 英国人出事了

  8月12日,《泰晤士报》爆出一则消息:击败了美英诸多好手的意大利奥运男子百米冠军雅各布斯可能涉药。

  他的营养师贾科莫-斯帕齐尼目前正在被意大利警方调查,原因是涉嫌为运动员提供固醇类药物。

  《泰晤士报》还称,警方正在检查其是否涉嫌通过使用或供应药物去改变运动员的成绩。

  随后,雅各布斯的经纪人出面辩解说,与贾科莫的合作早在3月就结束了,新科飞人此前在东京奥运的四次药检也毫无问题。

  就在英美媒体不断敲打,认为雅各布斯“很可疑”的时候,英国男子接力队先自爆了。

 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,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 (ITA) 宣布,英国选手吉津杜-乌贾在东京奥运会男子4x100米接力决赛后的尿样A瓶兴奋剂检测呈阳性。

  ITA表示,相关样本是乌贾于8月6日参加东京奥运会男子4x100米决赛后收集的。

  两天后,也就是8月8日奥运会结束的那天,实验室报告了结果。他的兴奋剂尿检违规。

  在东京奥运会上,乌贾与另外3名队友一起,为英国赢得男子4x100米接力赛银牌。

  检测结果已经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认可的实验室在2021年8月8日上报。

  目前,乌贾已经要求B瓶尿样的检测结果,一旦B瓶阳性确凿无误。乌贾还可以继续申诉,为自己的服药理由进行解释。

  WADA将根据乌贾的证词来判断他是否违规。

  据了解,乌贾使用的兴奋剂是一种叫做选择性雄激素受体调节剂(Selective Androgen Receptor Modulators 简称SARM)的新型药品。

  此前在健身领域,这种药物被当作塑肌塑型的一种补剂。

  其最初开发的目的,是希望用于治疗用途治疗肌肉萎缩,但有些补剂公司走了捷径,大量在健身、健美界销售推广。

 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和美国大学体育协会(NCAA)早在2017年就宣布SARM是禁药。

  02 一人出事一队遭殃

  根据世界田径协会的规定,接力项目和球类项目不同,只要一个人出现兴奋剂阳性,那么全队都会被取消成绩。

  所以如果乌贾的检测-上诉流程结束,依旧被判违规的话,整个英国男子4*100米接力队的成绩都将被取消。

  而获得这一项目第四名的中国男子接力队,有望递补,拿到铜牌。

英国队的奖牌可能被收回  

  在历史上,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。

 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,牙买加队以打破世界纪录的成绩获得金牌。

  8年后的2016年,IOC在重验北京奥运会参赛运动员药检样本后发现,牙买加接力队中的选手卡特尿样,含有被禁用的甲基己胺。

  经过大概半年的审核,2017年1月,IOC宣布取消牙买加队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男子4×100米接力比赛取得的成绩和金牌。

  闪电博尔特也因此被连累,其所拥有的奥运金牌总数,从9块变成了8块。

  当时获得第二名的特立尼达多巴哥递补拿到了金牌,日本男子接力队则获得了银牌。

  2013年全美锦标赛后的药检中,美国国内男子百米纪录保持者盖伊被查出服用了违禁药物类固醇。

  随后泰森-盖伊的前教练乔恩-德拉蒙德给弟子投喂药物的丑闻爆发,证明盖伊在2012年夏天就开始使用人体生长激素类等药物。

  WADA在对其禁赛1年的同时,盖伊和美国队的伦敦奥运接力奖牌也被剥夺。

  所以,一旦乌贾的兴奋剂事件被最终确认,英国接力队将被取消所有头衔、奖项、奖牌、积分以及英国奥委会和田径协会给与的奖金。

  铜牌得主加拿大队将递补为银牌,排名第四的中国队则会递补夺铜。

  从而使中国成为继日本之后,亚洲第二个获得奥运会男子接力项目奖牌的国家。

  创造中国田径新的历史。

  当然,整个流程的时间会很漫长。

  想要拿到这枚奖牌,可能需要1年之久。

  03 好想给苏炳添一块奖牌

  #好想给苏炳添一块奖牌!

  在8月6日的男子接力比赛结束后,这个话题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位。

  而苏炳添也在赛后表示,虽然自己因为(9秒83的成绩)被追捧,但是别说“巩立姣的金牌,就是铜牌也没看到过。”

  苏炳添能圆梦吗

  对于即将年满32岁的苏炳添来说,这届奥运可能是他参加奥运会最后的机会。

  尤其是在百米个人跑出亚洲纪录,进入决赛后,在接力项目有所突破,成为了苏炳添最大的心愿。

  2015年北京世锦赛,中国男子接力队闯入决赛,获得银牌。

  在里约奥运会上获得第四名后,2017年世锦赛决赛再次排名第四。

  2019年多哈世锦赛在谢震业因伤缺席的情况下排名第六。算上东京奥运,中国男队已经连续五次闯入大赛的男子4×100接力8强。

  东京奥运决赛中,中国队的谢震业和苏炳添,以及苏炳添与吴志强之间的交接棒配合,都出现了一点失误。

  赛后,混合采访区里,接力队的小伙子们很是落寞。

  虽然他们平了全国纪录,但是没有奖牌的现实,在这些已经有了高标准的中国男子短跑选手心目中,是个失败。

  苏炳添赛后的话颇有点托孤的味道:“今天在交接上面也有一点小问题。希望年轻的一辈,继续在这个舞台发扬接力这个项目,我相信中国短跑早晚有一天能走上领奖台。”

  如果,乌贾的兴奋剂问题被实锤,那中国队递补第三,也就圆了这员老将的梦想。

  也圆了网民们,希望苏炳添有一块奥运奖牌的——梦想。

  (获取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新浪体育微信公众号sports_sina)

新浪体育公众号二维码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